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豆豆小说 > 都市 > 重回2003 > 【230】急着送聘礼

重回2003 【230】急着送聘礼

作者:雨雪紫冰辰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3-12 22:04:19 来源:笔趣阁全本

“我……我家不买拆迁的房子了,你以后不要……不要这样随便亲我了好不好?”

房长安的心脏剧烈震颤了一下,望着眼前女孩儿泪光莹然的眼睛,眼神委屈而倔强,似乎还担心说出这样的话会惹他生气而有些不安,因此而愈发让人心疼。

他立即明白了她的想法,很想把她搂怀里面好好解释、安慰,可惜周围都是人,而且这样做很可能会让她进一步误会,因此愣了一愣,很快从口袋里面掏出纸巾抽出一张,重新给她擦泪,柔声安慰道:“你先别哭,乖,听我慢慢跟你解释。”

王珂也不想惊动其他人,很轻微的吸了吸鼻子,慢慢止住了眼泪,把纸巾拿过来自己慢慢擦拭泪痕,听着房长安解释道:“你误会了,亲你跟你家买不买拆迁的房子没有任何关系,你家买不买,我该亲都是会亲的。”

小姑娘大概没见过这样安慰人的,还氤氲着水雾的眸子眨了眨,看起来有点懵。

房长安看着她呆呆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捏捏她的脸,小姑娘任凭他捏了两下,才轻轻咬着嘴唇问:“那你为什么不亲沈墨?”

房长安瞪大了眼睛:还有这种好事?

我这么优秀的吗?准备好了十年持久战,结果三年就搞定了?

王珂误会房长安亲她的原委,固然有刚好谈到拆迁房子的缘故,根本上还是上周末开始产生的自卑心理在作祟,沈墨家财万贯,房长安创业有成,而自己什么都没有,家里没钱,人也很笨……因此当房长安不遵守约定亲了她一下,思维从亲吻本身清醒过来之后,立即因这种心理而做出了其他的解释。

明明说好高考后才可以亲自己的,但是他现在就亲了……他刚刚说让自己家跟着一块去买拆迁的房子,是不是觉得帮自己家赚钱了,所以就可以不顾约定亲自己了?

随即房长安又再次提起买拆迁房子的事情,尤其说还有几套房子在谈,让她爸妈一块来之类的话,俨然是让一套两套过来的意思……更是佐证了她心里面的想法,这让刚刚那个亲吻的浪漫与美好瞬间破碎,让她感到的不仅仅是不尊重,更是一种近乎于交易付出代价般的卑微的屈辱感。

而她的自卑心思,其实说到底并非因为房长安,而是因为沈墨,所以当她因为对房长安的信任而怀疑自己的结论,想着“长安哥哥不是这样的人”的时候,又会不由自主地去想:“否则他为什么不去亲沈墨呢?”

其中简短而粗糙的逻辑链大概是:我家没钱,所以长安哥哥帮我家赚钱,觉得就可以随意亲我了……沈墨家有钱,不用他帮忙赚钱,所以长安哥哥不亲她……

对比之下,自己卑贱如尘土。

所以当她听完了房长安的解释,心里面仍有疑虑的时候,很自然地问出了刚刚那句话,并且很认真地等着他的回答,好在看到房长安的表情,她很快意识到这句话不对劲的地方,立时红了脸,忙摇着手小声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好啦,我懂。”

房长安握住了她的两只手,笑着解释道:“墨墨还小呢,你比她大,呃……我说的是年龄……呃……总之跟钱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他开头那句回答就有点怪怪的,王珂还没想明白呢,听他后面的解释,怔了一怔,水汪汪的眸子眨了眨,随即在他的目光注视下明白了过来,羞得不行,想把手抽出来打他。

房长安抓着不松开,她于是轻轻踢了他一脚,起初没舍得用力,脚尖踢到他腿上才觉得力气太小,像是在撒娇而不是生气,于是脚尖抵在他腿上才开始用力,虽然没有蓄力踢不疼,但是能表达出自己是在生气,不是撒娇。

房长安见成功转移了注意力,没让她去多琢磨刚刚的那句话,松开她握着纸巾的那只手,示意她先把脸上的泪痕擦干净,又笑道:“你忘了,我答应过你的,大学毕业之前要挣一个亿,我自己能挣钱,还用得着在乎你或者沈墨谁家里面更有钱吗?她家里再有钱跟我都没什么关系,我又不吃软饭。咱们自己挣钱自己花,不靠爸妈。”

王珂抿着嘴唇点了下头,看着心情好了不少,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抬眸望着他,水汪汪的眸子里闪着促狭的笑意,房长安疑惑地看她,她抿了抿唇,小声道:“初一的时候,墨墨不是经常给你带东西嘛,吃的,喝的,这算不算吃软饭呀?”

房长安没想到她居然还敢调笑自己,笑着抬起一只手来,王珂以为他要打自己,用力闭上来眼睛,以为脑袋上要被敲一下,结果是鼻子被刮了一下。

她重新睁开眼睛,看着他严重满是喜欢和宠溺,忍不住害羞起来,怕被人看到了说闲话,抽出一只手坐正了身子,偷偷打量房长安,见他也坐正了身子偷偷往自己这边看过来,目光触碰在一块,她鼓了鼓腮,房长安挑了挑眉。

房长安刚刚做了安慰,不过只是让她明白自己刚刚误会了他,还不足以解开关于家境悬殊的纠结,因此迟疑了一下,她忍不住小声唤道:“长安哥哥。”

“嗯?”

房长安转头望着她,生怕她跟刚刚一样又冒出一句话来直接刺穿自己心中所有防线,好在她只是抿了抿唇,有点怯生生地小声问:“你真的一点不在乎家境吗?”

房长安微感愕然,终于察觉到了她的心思,随即忍不住笑了笑,抓着她的小手轻轻抚摸着,小声道:“一点都不在乎当然不可能。”

见她小脸紧绷,有点紧张的样子,他笑着继续说道:“但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家庭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非常大,超出你想象的那种影响,这种影响可能会贯穿一个人的一生,有的人能挣脱掉原生家庭的不好的影响,但大多数人是很难做到的。”

“不过说到底,都还是要看人,比如家里面有钱是好事,谁都想家里很有钱,但有了钱,培养出来的孩子可能会很骄傲,看不起家里没有它家有钱的人,自我为中心,目空一切。”

王珂听他这样说,小声道:“墨墨不是这样的。”

房长安笑道:“我知道墨墨不是这样的,所以她才可爱嘛。”

王珂抿了抿唇,没有说话,房长安继续道:“家里没钱同样是这样,因为家里没钱,面对家里比它有钱的人会自卑,抬不起头来,或者沉默寡言,处处忍让,或者偏激仇富,愤世嫉俗……而且因为家境不好,父母忙于生计,没有很多心思和精力放在教育孩子上面,要么上学上了一半退学的,要么供着上学但不管不问,总之没办法及时的对孩子成长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做出指导。”

“当然长大之后,这些问题都会在一定程度上被时间和成长解决或者淡化,不过当遇到了什么问题,需要做出选择的时候,就会重新显现出来,职场相处、交朋友、谈恋爱、结婚,教育下一代……”

“人们通常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有一定的道理和适用性,是跟我说的刚刚那种有钱人家的反面,因为家里有钱,所以孩子不懂事,因为家里没钱,所以孩子懂事……这可能是在某一个时代和范围里面的比较普遍的现象,有一定的道理,但也有局限性,这里我们先不讨论,等以后教孩子的时候说不定得再拿出来讲一讲。”

他絮絮叨叨的说着废话,王珂却听得很认真,以至于他说的其中某一句话并没有立即反应过来,还很认同地点了点头,随即看到他不怀好意的目光,疑惑地眨眨眼睛,又想了想,才反应了过来,霎时羞得脸蛋通红,轻轻在他腿上掐了一下,随即又被握住了。

房长安轻轻捏了捏她柔软小手,笑着问道:“听完我刚刚说的那些,你有没有什么感想?”

王珂认真地想了想,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房长安笑道:“就没觉得自己很优秀吗?”

小姑娘咬着嘴唇,有点不大好意思,房长安笑道:“沈墨比较幸运,她爸爸妈妈都是真正的厉害的人,各个方面上,所以她并没有出现,至少没有很明显的富家千金身上常见的毛病,你也比较幸运,虽然我跟叔叔阿姨只见过一次,但他们给我的印象都很好,是可以讲道理的那种长辈,就这一点,这在他们年代的家长里面就已经属于非常难得了,当然更重要的是你就是他们教育出来的,我的珂珂这么好,她的爸爸妈妈当然也是讲道理的很好的人。”

王珂听他夸赞自己爸妈,比他夸自己还开心,又听他说的肉麻,鼓了鼓腮帮,不想接话,但顿了一顿,觉得自己可以不说话,但有必要替爸妈说话,还是小声道:“我爸妈确实都是讲道理的人,脾气都很好。”

“嗯嗯。”

房长安用力点头,讲道理就好,脾气好更好,否则他担心自己未来有一天要被乱棍打出。

“而且你家其实已经很好了,你去过我家,当时我家里是什么情况,我刚上初中的时候家里什么情况,你都知道……大富大贵说不上,但是在农村,你家已经属于比较富裕的家庭了,至少是衣食无忧。”

他轻轻叹了口气,想起后世扶贫和收入数据,“你或许还没有意识到,就‘衣食无忧’这四个字,在我们国家,在这个世界上有多艰难……”

小姑娘眨眨眼睛,有点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说这个,房长安随口感慨,也没想过让她去关心这些,笑着移开话题:“所以啊,我在意的是家庭对个人的影响,而你和墨墨都没有受到多少家庭环境的负面影响,因此至少在你们两个身上,我是真的不在意的。”

这番话半真半假,因为房长安很清楚,如果没有自己王珂会是怎样的成长轨迹,沈墨有父母引导,或许能避开家庭环境的负面影响,但王珂并没有。

更重要的是,家庭环境肯定会影响到对各自家里闺女的择偶观,比如沈诚立与舒眉,房长安现在都懒得去想以后怎么解决,因为他想不出任何自己能做到的解决的办法,只能押注在沈墨身上。

当然,王珂也是同理。

因为自己先提到的沈墨,因此王珂虽然觉得这种比较私密的话题房长安总提到沈墨有点怪怪的,却并没有多想,轻轻点了点头。

房长安又道:“当然一些影响还是有的,比如沈墨有课外辅导班,有特长,我说这个并不是要你去学什么,而是兴趣爱好对一个人的成长有很大促进作用,包括未来的漫长人生中,生活里面总会有低谷,这个时候一个兴趣爱好或许能帮你分担很多压力……”

王珂抿了抿唇,沉默地听他说下去:“当然这种事情不用去强求,也不用刻意,并不是只有会弹琴跳舞才是爱好、特长,比如你喜欢听歌,喜欢看书,这都是可以保持下去的好习惯,包括播音,如果你喜欢的话,不妨试着去多努力一下,而且你也有一个沈墨肯定比不过的特长……”

他说到这儿顿了顿,眼睛望着王珂,小姑娘眨着眼睛,等他继续说。

“腿特长。”

小姑娘怔了一下,然后抬起特长的腿又踢了他一脚。

坦白说,自从上周见她试穿了一次裙子,尤其是那条比较贴身的裙子之后,房长安一直很期待她高考之后慢慢放开穿衣风格的样子,可惜还得等两年,想一想都觉得很漫长。

好在自己早早就已经夹进碗里了,慢慢等就好了。

“不论怎么说,最重要的一点都是学习成绩,我们俩现在不同班,没有我时刻监督,你更不能松懈,不是说考上市一中就万事大吉了,之后还有高考呢。”

“高三是复习,高考的内容基本都是高一高二学完,这个时候打好基础非常重要,知道吗?”

小姑娘嘟了嘟嘴,觉得他叮嘱的语气简直把自己当小孩子一样,有点不满,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自从开学之后,她本来也很努力,因为沈墨学习成绩本来就比她好,学得比她快,她初一的时候就在想要学习成绩超过房长安和沈墨,直到现在也没做到,心里面也憋着劲呢,当然不会在学业上松懈。

房长安伸手去摸她嘟着的嘴唇,小姑娘嫌他手脏,刚刚在衣服上抹过的,往后躲了躲,很嫌弃地瞪着他。

房长安撇撇嘴,轻声道:“高考不比中考,中考差了几十分我们依旧在一个学校,高考如果差几十分,就不是学校的差距,而是名牌、重点、一本、二本的差距了……大学里面自由时间非常多,我们在一个学校,到时候我们可以有很多时间做很多想做的事情,比如牵着手逛校园,买情侣专座看电影,一块出去旅游,哪怕一起去兼职打工都好……总之我想一直跟你在一起。”

王珂有点害羞,却又忍不住地去想两人在大学校园里面谈恋爱的场景,用力点了点头,轻轻“嗯”一声。

车子驶进了县城,陆续有人开始下车,睡着的人断续惊醒又睡着,两人不再说话,房长安取出ipod,一人一只耳机听歌,又悄悄握住她的手,分开五指交叉握着。

不知道是不是刚刚给小姑娘灌了不少鸡汤的缘故,觉得自己也跟着喝饱了,有一种夫复何求的满足感。

到了汽车站,两人喊醒了睡了一路的刘贝与毛闪闪,换到往镇上的大巴,随后王珂在村子路口下车,房长安三人到了镇上灯塔附近下车,毛闪闪回家,刘贝跟着房长安回家,跟着啃了两块西瓜,然后取了自行车回家。

在家里陪着老妈说了会话,房长安又到沈诚言家里去了一趟,说了会话,又往大爷房禄国家打了个招呼,回到家里吃了晚饭,洗了澡看电视。

从容吃了晚饭换了房禄军回家,房禄军又跟儿子说起拆迁房的事情,为了稳妥,大概也是生怕太贪心容易出事,房禄军并不准备多买,沈诚言同样也是这也的态度,房长安之前已经表示过赞同,这时候自然也没异议。

第二天中午,王珂给他打了个电话来,似乎是躲在房间里面打得电话,语气颇为开心地道:“长安哥哥,我爸妈同意了。”

“厉害!”

房长安先给了句夸赞,又问:“怎么同意的?”

“我给墨墨发了短信串通好,然后装作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就打电话给墨墨问嘛,然后墨墨在问她爸妈……当然都是装的啦,然后我爸妈就觉得是真的,就同意了……”

“行吧,你还会找演员。”

房长安嘴角抽了抽,原本以为俩小姑娘都很老实,还生怕她不会撒谎把事情弄砸了,昨天换了从县上发往镇上的车后还叮嘱了她好几遍,结果没想到低估她了。

小姑娘“嘻”地一笑,很矜持,不骄傲,房长安笑了笑又问:“一套价格大多在三四万,高的也不会超过五万,你家准备买几套?”

“一套就行了,我家没那么多钱,而且我爸妈心里面还不踏实。”

这是很容易理解的事情,甚至可以说王珂爸妈能够敢去买,在他们所处的环境来说,已经是很有魄力的一件事情了。

“我爸跟沈叔叔正在犹豫呢,觉得买太多心里面过意不去,他们明天刚好有两套房子要签合同,你爸妈有空的话可以跟去看看还没签的那几套。”

“那我等下去问问他们。”

“好。”

两人难得用手机偷偷打电话,房长安又说了几句不要脸的肉麻话,那边小姑娘害羞挂了,这才悻悻地去鞋店里面找到爸妈,说了王珂爸妈也准备去买一套的事情。

房禄军自然没有意见,要房长安去跟沈诚言说一声,等儿子离开,转身就对从容说道:“你看,我就说他喜欢的是王珂吧,你看,这还没怎么着呢,就急着给人家家里面送聘礼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